首页 » 新闻 >

身陷套路贷陷阱,商丘企业家已被强制羁押近四年

2020-01-15 12:33:27来源:搜狐
身陷套路贷陷阱,商丘企业家已被强制羁押近四年

起因:当事人刘新峰,原本是在杭州从事生产、加工及销售新型环保无缝壁布的商人,于2012年被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政府招商到睢阳区产业集聚区,创办了商丘市凯通国际布艺公司,继续从事环保壁布的生产和销售。根据签订的招商引资合同,项目建设一期的厂房以及其他配套建筑由企业先投资建设,建成以后再由政府回购,租给企业使用,投资金额为8000多万。但是一直到2016年项目完全建设完成并投产,政府只拨付了5000万,剩余3000多万始终拖欠。由于企业的资金都垫付到基础设施建设,造成流动资金紧张,生产断断续续,经多次向政府催要后,政府领导承诺,企业可先从民间渠道借款投入生产经营,企业生产正常后,政府按流程拨款,再进行还款。

经过:为了企业发展,刘新峰只好经公司股东杨红英的介绍,以凯通公司的名义与民间放贷人王云莲(杨红英的亲戚)签订了一份以工厂机器设备为抵押担保物的抵押借款合同,合同金额为1500万。合同签订后,王云莲却没有钱来履行该借款合同。后经杨红英从中周旋,王云莲又以亲戚、朋友的名义,召集了四十多位借款人,重新和凯通公司,在商丘市融大担保公司签订了四十多份信用担保合同(有多名担保人担保),借款总金额为1500万,利息是三分,周期是6个月,并于2014年10月23、24、30日、和11月10号、22号,2014年12月17号、18号、24号分成三批共计转账1200万。第一批转账时,王云莲先扣除了第一个月的利息45万,融大担保公司扣除了70万的担保费,第二批转账时,王云莲又先扣除了两个月的利息共计90万。但是到第三批转款时,王云莲方以凯通公司不能先支付第四个月的利息为由,拒绝转账,并开展催要直接的借款。此时按照四十多份借款合同,凯通公司只收到借款1200万,扣除利 息和担保费实际到账900多万。而后王云莲开始纠集社会闲杂人员恶意围堵工厂大门、扯横幅、放鞭炮、网上恶意诽谤,甚至是恐吓威胁当事人及员工,致使工厂无法正常生产与经营。

围堵工厂事情发生后,凯通公司与借款方一直协商沟通,希望能先恢复生产,在跟政府催要资金的,同时也积极筹措资金还款。但是王运莲,组织这四十多个借款人不断到政府上访,到企业门口挂条幅,制造各种舆论和压力,给政府施压。

2016年7月12日刘新峰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商丘市公安局古宋分局刑事拘留,理由是王云莲方指控凯通公司在于王云莲签订的以机器设备为抵押担保物的担保合同中,使用了虚假的机器设备发票。事实上,这份合同根本就没有履行,是一份无效合同。但是办案民警以后来签订的四十多份由担保公司担保的不同借款人的转账记录为依据,认定此四十多笔转账均为王云莲个人的借款,移交检察院后批准逮捕。此案件从2016年7月开始,历经两次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三次检察机关延期起诉,于2017年12月7日 睢阳区法院一审开庭 (但因为法院文书重大错误,又延期开庭 ),最终于2019年3月24日及25日 睢县法院一审开庭,8月31日,作出一审宣判。

一审:睢县人民法院一审以被告诈骗罪名成立,判处刘新峰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拿到一审判决书后,刘新峰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二审转机:

在二审的过程中,不论是作为公诉机关的商丘市检察院的检察官还是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均认为案件存在诸多疑点和问题。2019年12月17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案件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一审。

至此案件在当事人刘新峰被强制羁押三年半后,重新回到了原点。但是看似简单的案件背后,却是存在着诸多问题:

关于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存在严重的违规操作问题。在一审法院的判决书中,就有提及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在卷宗中多次出现同一地点、同一时间段,相同的侦查人员在对不同的人进行讯问或者询问,取证手续严重违法。一审判决书中法官对此事实也与认可,对于这些取证也不予认可。

 同时,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遗漏了许多重要的证据,例如公安机关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只调取了2014年和2015年的部分账目,得出有700多万的资金去向不明,并以此作为构成诈骗罪的重要依据。但是二审阶段,刘新峰的辩护律师向法院提供了2015到2016年的企业账目,初步审计金额达1000多万,这部分账目其实一直就在凯通公司的办公室内,公安机关历经两次补充侦查,对如此明显的重要证据都视而不见?

另外,办理此案件的公安人员,在羁押刘新峰的第一时间,就查封了凯通公司和刘新峰个人的全部财产,其中包括了位于北京和郑州的两处房产,以及杭州的公司,而这些都是刘新峰本人回商丘投资以前的资产,跟本案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些资产加起来完全能够偿还借款人的所有借款。这样超标查封的直接后果就是直接封死了,刘新峰和凯通公司所有还款的能力。

整个案件是一个典型的套路贷和高利贷案件,王云莲通过一笔借款使用一份大合同和四十多份小合同的阴阳合同的形式,实际上只出借了一笔钱,而且以砍头息的形式,先收取高额的利息和担保费。而后在借款不到期的情况下,组织社会闲散人员,围攻企业,通过挂条幅,打砸企业和人员的形式,阻止企业生产。同时多次组织所谓的借款人集体上访,制造群体事件给政府施加压力,在案件办理的过程中不断制造压力。

一审的法院和检察院在案件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作出前后矛盾严重的判决。一审判决书中的两个重要依据,一个是刘新峰在明知道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进行了借款。实际上刘新峰

不论是被超标查封的房产,还是政府拖欠的建设款,都足以偿还所有借款。而且企业被查封前,审计的资产都已经达到2亿多元,何来没有偿还能力?

另一个依据是,在依照合同约定借款的使用中,有775万没有用于公司经营,所以这750万被认定为诈骗金额。但是这775万用于何处,法院和检察院并未查明。根据二审过程中提交的新的证据(15年-16年的公司账目),这750万其实均用于了企业的生产和经营。

 

近年来,国家不断的出台各种政策和法规,支持民营企业家的经济发展、做好营商环境,保护好民营企业家的人、财、物的安全。同时也在不断的加大力度,打击各种套路贷、高利贷犯罪团伙。我们相信刘新峰的案件最终会得到公正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