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星饭团:拒绝盲目,打造理性的“粉丝社交”生态 面具公园打不开了,择TA成为最好替代品 印度的汽油价格将突破历史最高水平 注意!光伏点燃新行情,此类股即将被疯抢! Nykaa计划以3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 知否,2021年极具“抗性”的十只龙头股! 耳机制造商boAt已从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集团筹集了1亿美元 2021年股市财富就从这四大领域当中浮现! 历久弥香——揭秘白酒股爆涨的真相! Siac成立专家组对未来集团诉亚马逊案进行裁决 A股春季行情来临之际——要不要上车? A股四连阳,成交量放大,是走?是留? 塔塔集团拟定航空业务的飞行路线 监管范围内贷款应用的资金来源 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建立市场基础设施机构的新所有权框架 尽管当前局势危机 美国医疗行业的交易引擎仍在运转 在2020年的最后一周 苹果用户在应用程序上花费了18亿美元 穆迪撤销印度国家银行的外汇债券评级 印度考虑建立拥有137亿美元股权资本的银行来为公路融资 西塔拉曼回顾了国家基础设施管道下价值36亿卢比项目的进展 美联储会议纪要可能揭示债券计划和疫苗观点 亚马逊将在美国主要办事处附近的可负担房屋中花费20亿美元 惠誉称创纪录的政府债务增长将对新兴市场造成更大冲击 印度石油购买其第一批伊拉克巴士拉中型石油 米其林将在法国裁员2,300人以换用新材料 Sensex指数下跌超过260点收于48174点 Nifty指数收于14146点 根据MCA的特赦计划50万家公司提交了超过170万份待处理表格 埃塞克斯银行与现代汽车印度公司合作进行汽车零售融资 WhatsApp更新服务条款:强制接受新的隐私政策 沙特阿拉伯承诺单方面减产后 石油升至11个月高点 六连阳,你为何没有赚到钱?! 股海淘金——通过一组数据来解读限塑令! 没喝过茅台,也没买过茅台股——来自老股民的心声! 印度科技公司刺激写字楼租赁业务从十年低点反弹 燃料价格自12月7日以来首次上涨 汽油价格在德里创下历史新高 朱美乐重庆演讲精选 | 大品牌战略体系助力商业价值生长 印度最大的电力部门贷款人 向个人投资者出售债券 随着比特币价格继续大幅波动 比特币价格再创新高突破3.5万美元 印度服务业在12月失去更多动力 裁员重新开始 黄金价格上涨0.04%至每10克51,340卢比 白银下跌0.78% 2009年以来当前局势引发了多数破产申请 由于政府准备推出疫苗 印度股市创历史新高 ControlUp融资2700万美元 将AI应用于远程机器监控 苹果发布针对MacOS Big Sur优化的TensorFlow分支版本 特雷弗项目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帮助LGBTQ+青少年和培训其辅导员 AI研究人员建立了讽刺检测模型令人印象深刻 斯坦福大学发现推动当前局势政策的流动性数据中的种族和年龄偏见 Google的树冠实验室利用AI来帮助城市规划植树项目 Abacus.AI筹集了2200万美元用于自动化AI模型创建和部署以及维护 通过在Google的Task Mate应用中执行简单的任务来赚钱
  首页 » 新闻 >

超级星饭团:拒绝盲目,打造理性的“粉丝社交”生态

2021-01-12 17:50:10来源:搜狐
 2020年2月,Owhat发布了《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白皮书》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衍生市场规模约505亿。
 
  2020年8月,中企顾问网发布了《2020-2026年中国粉丝经济行业分析与前景趋势报告》,报告显示,69.04%的追星族都曾为偶像付费。
 
  这些数据都让我们看到,一方面,随着消费主义的逐渐深入,未来国内偶像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另一方面,以明星为核心的文化消费景观和粉丝经济的马太效应也将会日益凸显,与此同时,受到互联网发展和传统商业模式转型的影响,粉丝经济中粉丝与第三方资本的关系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和权利的反转。
 
  针对以上这些趋势和变化,有人说,撬动饭圈文化,理解是支点,互动交流是杠杆,那么究竟如何“玩转”粉丝经济呢?今天,让我们走近粉丝群体,探索追星实时社交APP的新玩法和未来实现多方共赢的可能。


时间有限,热情无限

  当前偶像文化下的粉丝群体主力仍然是青少年,尚在中学和大学校园里的00后是主力军,而其中女粉丝占多数。任何年龄段的人,青少年时期都会有崇拜追星的经历,只是因为时代大环境的不同,喜欢和崇拜的群体和对象有所差异,这主要取决于当时的社会主流和舆论宣传方向。
 
  新生代的追星活动大多在网上展开,一方面,互联网在深度改造娱乐产业的过程中带来了工业化造星模式,使得追星形成了“养成”模式。与前辈们“远观”偶像的状态不同,他们通过互联网近距离地参与到明星从诞生到走红的全过程,他们就是明星偶像背后的“流量”。另一方面,受到学生身份的各种限制,不得不在有限的条件中,选择更为便利的互联网渠道来追星,因此,以服务饭圈粉丝为主要业务的APP应时而生,其中爱豆 、超级星饭团等APP的影响力较高。
  近日,QuestMobile发布了2020 “Z世代”洞察报告,报告中也提到了为爱豆话题打榜、支持偶像代言及周边,参与并见证偶像成长过程的偶像消费正驱动着Z世代聚集成线上追星社区。
  这些饭圈APP功能不乏相似之处,如大多是为粉丝提供爱豆行程、活动、资讯、动态等,此外还涉及卖票服务、提供独家专访、出售周边产品,为粉丝提供站内应援资源以及应援方案定制等。除了为粉丝提供一站式追星服务外,这些平台大多还会利用见面会门票、生日会门票抽奖福利等来吸引粉丝。
 
  虽然饭圈APP不少,但细究下来盈利模式却各不相同,在App Store 上搜索“追星”,出现了超级星饭团、爱豆、Owhat、FOLL等产品。
  以第一款产品——超级星饭团为例,从其官微,小编了解到,超级星饭团拥有丰富的独家明星专访等UCG内容,下图是其自制节目《团长超级尬》。
  此外,超级星饭团与明星合作互动的关系也更为紧密,2021年伊始,便邀请到唐嫣、薇娅、张云雷等一众一线明星大咖们为粉丝们送出新年祝福。
  网络媒体和追星APP,成为新一代粉丝获取偶像资讯信息的主要渠道。他们熟练地切换着手机上的应用,游走在不同的粉丝社群中,在有限的休闲时间里,通过超级星饭团等APP进行“云追星”才是他们追星生活的主旋律。
 
  “云追星”无疑拉近了偶像和新生代粉丝们的距离,因为能和偶像有直接的互动,他们认为自己的爱是有回应的、双向的,这无疑反映了偶像主动营业的成功性。通常,偶像们会通过发布自拍、举办签售会、在线上直播等熨帖的“粉丝福利”,回应粉丝们对于亲密关系的想象。
 
  青少年追星本无可厚非,其背后有着科学的心理学依据。心理学家岳晓东在《偶像与粉丝:揭秘偶像崇拜中的心理效应》一书中指出: “追星是青少年在个体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行为,也是青少年走向成年的一种过渡行为,本质上反映了青少年自我确认中对理想人物的社会认同和情感依恋,是其特定年龄阶段心理发展的附属品。” 而当前的偶像文化粉丝经济,恰恰是利用了这一心理。理性的追星,应当是给自己树立了榜样,并朝着偶像的方向努力。而不是为了在追星中失去了自我,或者因为盲目从众为了追星而追星,更不能纯粹地单项迷恋和付出。
 
  所以,理性追星已成为越来越多追星APP努力的方向,不让喜欢成为一种疯狂更是该领域头部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


活动力有限,饭圈空间无限

  拥有共同喜欢的人或事物是人们形成圈子时最直接的理由,粉丝群体的聚集同样如此,饭圈的出现是必然。大多数新生代粉丝是独生子女甚至“独二代”,作为互联网原住民,他们更加频繁地使用网络等媒介来传递、获取信息,也更加渴望被关注。

  因此,对于活动受限而无法参加许多线下活动的新生代追星族而言,网络饭圈突破了地理范畴的界限,帮助他们在其中寻找认同感,并成为追星路上的重要聚集地。在追逐偶像的过程中,新生代们所寻找的“光”或许不全来自偶像,也会来自同样渴慕着温暖的同龄人。
 
  在这样的星粉社区和线下品牌活动的传播生态中,粉丝开始全方位参与至泛文娱产业运行中,以粉丝族群为核心,汇聚大众力量和多方资源的应援文化也在悄然生长。粉丝经济崛起,娱乐行业走到文化产业最闪耀的聚光灯下,无论是对吴亦凡、蔡徐坤等顶级流量IP,还是大量等待成为顶流的养成系偶像,流量、粉丝、爱豆三者成了“铁三角”,粉丝与偶像的连接关系不断强化,偶像的流量化标签成了撬动粉丝经济的核心入口。

  相比同类追星产品,立足高远的超级星饭团保持了足够的理性和道德坚守,借助产品转型,构建出了积极健康的实时社交氛围,对粉丝群体的情绪有极高地把控力。
 
  互联网时代,靠工具本身赚钱的格局是有限的,超级星饭团,作为粉丝获取偶像动态的工具类产品,于2018年开始了转型之路的探索,在2019年一篇名为《从工具到社区,超级星饭团的转型之路》文中分析了如下转型动机:要做出盈利模式,必须要有海量的用户外加较高的转化率;要有海量的用户和较高的转化率,必须有很高的用户粘性;要有高的用户粘性,必须要有尖叫的用户体验和人人互动;要人人互动,则必须从工具延伸到社区而不是简单的人机互动;要有高的转化率,则必须要有很好的活跃度和在线时长。
 
  通过公开的信息,小编看到了超级星饭团在加强社交属性上的努力,比如:上线了上文提到的自制明星专访节目,站内专访评论区及在微博产生了大量的用户间讨论;给每个明星做了专属的UGC话题,用户自发在其idol话题中发帖/评论/点赞;上线了「懂我百分百」明星回答问题活动,用户在微博大量的晒活动内截图。
  另一方面,超级星饭团还通过营造良好的社区氛围,定期举办丰富多彩的主题活动,帮助用户通过“饭圈”来获得社会共识和自我认同,通过分享所粉明星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乐,获得满足感和意义感。
  正所谓,爱是一种克制而不是放肆,追星行为反映了人们对自我价值的追求以及整个社会价值观多样化,这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同时,因为追星的过程包含着较多个人情感和情绪,甚至具有过度狂热的反映,从这个角度,社会、媒体、社交平台都应该做出进一步的规范化和引导,使人们的追星行为在表达自我时,表现得更理性。


小善大爱,关爱无限

  企业的“至善初心”是不断发展的本源,作为粉丝社交平台,更应响应国家号召,运用媒体矩阵推广,以“公益+明星”等多样化手段,颠覆传统公益模式,通过明星效应,参与公益,实践公益,真正的实现明星公益这一内涵,带动全民公益。
 
  超级星饭团自上线以来,发起并组织过上百场涵盖儿童关爱、志愿者行动等方面的众多公益计划,通过明星的影响力,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为这个美好的世界尽一份绵薄之力,据小编了解到的资讯显示,2019年超级星饭团合作发起公益活动79场,涉及“爱心1对1”结对帮扶计划、爱心马路、敬老院慰问、爱心厨房、折翼天使(特殊儿童)等公益项目,联合了郑爽、罗云熙、黎明、炎亚纶、黄景瑜、邓伦、宋茜、张艺兴、朱一龙等百名当红明星艺人及其粉丝团,数十家知名国内外品牌共同参与,为艺人、粉丝团搭建了一座爱心桥梁。
  聚沙成塔,积善成德。多年来,超级星饭团积极扮演公益力量集结者的角色,通过成为“公益枢纽”和“公益智囊”,让公益在互联网时代迸发出了空前的力量。
  唤醒人们心中的公益基因,搭建一个媒体、明星、爱心企业、慈善组织等各方合作的公益平台,打通各界合作壁垒,共同推动我国公益事业的高速发展,诸如超级星饭团一类的追星APP已经做出了表率,这不仅展现出了超级星饭团等头部产品的非凡品牌实力和在公益领域的领军风采,也以继往开来的姿态开启未来公益的新征程。


结语

  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着各自的榜样和偶像,追星APP让粉丝和“明星”触手可及,他们为此付出可观的时间、情感、金钱,甚至将“追星”视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更加期望得到偶像的回应,抑或是努力想发挥自己的作用,在这场不是一个人的旅途中,也在寻找着与同行人的共鸣,无论被追逐的对象如何更替,那群“追星星的人”仿佛永远年轻着。
 
  未来,粉丝社交或将逐渐发展成集合音乐、影视、综艺、动漫、网剧等多内容载体在内的泛娱乐市场,盈利模式也会更加丰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以明星为核心,保持理性坚守价值观的娱乐向产品作为偶像市场产业链中衍生层面的一环,也将会有更加多样的产品形态在互联网中涌现。